举起骨头当火把

  • 日期:07-21
  • 点击:(1644)

最新九州城国际娱乐网登录

  大理日报3天前我要分享

  △广告

  □ 鲁吉星

  爷爷从军队复员回家后,放牛成了他唯一的职业,每天傍晚放牛归来,他便无所事事,就算地里有做不完的活计,他也一概不管,有时还会拿一件蓑衣,睡在地边的小路上,看着奶奶她们干活也绝不会去帮忙。这是奶奶讲的,到现在我也不相信,因为自我记事以来,爷爷就是一个从不会让自己闲下来的人。

  我很小的时候,奶奶按照村里的传统,给我父亲和叔叔分了家,爷爷由父亲照顾,奶奶由叔叔照顾。爷爷分到我家已经二十多年了,这二十几年里,他从来就不像一个老人,反而像一个壮劳力,与父亲母亲一起支撑起这个家。那时我家养了很多牛羊,同时还栽种烤烟、大豆、玉米,父亲母亲顾着这头就丢了那头,爷爷的存在减轻了父亲母亲的很多负担,家里所有的牲畜都由爷爷照料。每天清晨,爷爷披上蓑衣,背上用蛇皮口袋缝制的料袋,挥着牛鞭出门,中午回家简单吃点饭,又匆匆赶着牛羊上山,傍晚牛羊归圈后,爷爷也顾不上休息,忙着去地里帮助父亲母亲干活。二十几年来,爷爷一直如此,从未改变,身上穿的还是那样一套中山装,还是那样一双黄胶鞋,只是头上的头发已经斑白如雪,黝黑的脸上刻满了风霜,眼窝也越陷越深。

  前几年,我和弟弟都在外求学,家中又发生了一些变故,母亲不得不外出打工,父亲虽在老家谋了一份差事,但闲时也经常外出务点零工,我和弟弟偶尔回家,也不过就待几天,于是,家里成了空巢。那段时间是爷爷最苦的日子,他既要照料牲畜,又要照看庄稼,除了晚上合眼休息的那几个小时,一刻都不闲着,上山放牛的时候,他要么顺手砍一背柴火,要么背一篮垫圈的草,牧归后,看时间还早,他又总是会去地里做上一会儿活计。我们一家人都劝他,说他年纪大了,不要这样辛苦,但他总是说:“现在两个娃娃还在读书,用钱的地方多,你们打工挣钱,我在家能做什么就做点什么,牛羊得养着,地也不能荒了!”不仅如此,爷爷总是把他每月几百元的养老金和退伍军人补助攒起来,分给我和弟弟,每每接过这些钱,我心里就隐隐作痛。

  如今爷爷年近耄耋,我也大学毕业了,但也因各种原因,不能经常回家看他。前不久回了一趟老家,爷爷还是一样的忙里忙外。临行时,爷爷亦如往常,站在门?诳醋盼以蹲摺T谌ネ爻堑穆飞希乙恢痹谙胨翘桌暇傻闹猩阶埃撬平盒峭啡缪┑陌追ⅲ胱畔胱牛拖氲搅艘痪婊鸢眩醯靡且桓鼍倨鸸峭返被鸢训娜耍且痪婊鸢眩且盟前牙瞎峭肪倨鸬模且痪婊鸢眩忌盏囊嗍撬约旱墓峭罚樟恋氖钦黾遥脖亟樟廖业那俺蹋切苄艿幕鸸猓梦以谇靶械穆飞细蛹嵋恪⒏佑赂遥?

  △广告

  △广告

  收藏举报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