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文深圳:莽人、流徙与现代性之辩——从深圳谈起

  • 日期:08-31
  • 点击:(1565)

九州体育备用网址

  

  深 圳

  SHENZHEN “来了就是深圳人”

  深圳,崭新的世界大都市

  金融资本与机会主义为之垂涎的现代化之地

  在这里,有着年轻而又复杂的迁徙人口

  在“来了就是深圳人”的口号下

  他们被赋予了一个共同而响亮的群体标签:深圳人

  

  在距离深圳约一千多公里外的滇越边界

  在未知的高山密林中

  生活着一个人数极少的族群

  在走出茂密的森林前

  他们试图一直避免和其它民族接触

  与外界产生太多的联系

  他们是中国人口最少的未识别民族

  称之为“莽人”

  

  现代与原始

  深圳人与莽人

  钢筋水泥与广袤森林

  唯一相同的

  可能是我们都喜欢看《荒野求生》

  深圳人看的是经历与冒险

  莽人则是评价技艺的优劣

  可以说,这是中国最为鲜明的对比之一

  但从精神家园的角度而言

  反抗现代化、眷恋原始生活的莽人

  与极致追求“时间就是金钱”的深圳人

  很可能是一种殊途同归的现代化通途

  假如在深圳的你

  也有兴趣想了解莽人

  喜欢探讨文明的边界与尺度

  圳长推荐你们可以关注这个论坛

  

  "程新皓:愚人金"系列公共项目之三

  莽人、流徙与现代性之辩从深圳谈起

  OCAT青年计划

  JULY 19

  主讲:袁长庚、程新皓

  特邀观察员:叶佳宾

  时间:

  (周五)

  19:00-21:30

  地点:OCAT深圳馆-图书馆

  *活动免费,无需报名,欢迎参与。

  

  OCT 0 1

  基于OCAT深圳馆正在举办的个展 “程新皓:愚人金” 对莽人群体的关注与联结,我们再次邀请了人类学学者、艺术家本人和城市文化观察者一起,对相关议题进行分享与对话,尝试通过艺术家的项目个案,呈现当代艺术领域的实践与背后的社会治理之间的关系、迷思和进路。

  

  摄影:程新皓

  在深圳这样一个“特区”,一个既有历史但却难以形成系统言说;一个既有地方性但却从一开始就让位给激进现代性的地方。

  我们讨论远方“他者”的意义和可能性是什么?在深圳的速度和力度当中,我们怎么寻找自己和莽人在存在上的共性?

  当莽人在边缘位置创造着新的人-世界的纠缠状态的时候,深圳是不是不断被“创新的资本时代”犁耕,从而丧失了自我表述的意愿对自身状态的反思?

  袁长庚

  

  摄影:程新皓

  在这次分享中,我将继续从莽人出发,谈谈关于地方性的问题。

  如果不把一个地方看作特定世界图景中的局部,那么它还可以是什么?这种地方的独特性(而非差异性)是如何在不同行动者的复调实践中聚合的?

  在地方性的生成中,自然和社会扮演着怎样的角色? 而伴随着莽人的迁移,这些在远方形成的身份认同将发生怎样的改变?

  程新皓

  OCT 0 2

  嘉宾介绍

  0 1

  主讲 袁长庚

  

  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博士,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社科学院助理教授,研究方向为医学人类学、伦理人类学以及当代中国文化变迁。

  0 2

  主讲 程新皓

  

  1985年出生于云南。201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,获博士学位。现作为艺术家工作生活于云南昆明。他的作品通常基于长期的田野调查,并均与故乡云南相关。通过身体在场的工作方式,程新皓使用录像、装置、摄影与文字等媒介,体察不同来源的逻辑、话语、知识与其背后自然、社会、历史,及镶嵌于其中的行动者们之间的复调链接。

  0 3

  特邀观察员 叶佳宾

  

  在深圳读新闻专业本科,在香港读人类学硕士,现职记者,长期关注深圳城市议题,做过深圳民间信仰存续情况的调查,做过城中村改造的相关报道,写过讨论城中村与深圳特区关系的文章(比如《口岸,城中村与深港关系》等)。

  

  OCAT深圳馆成立于2005年,位于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内,是OCAT馆群的总馆。作为馆群中成立最早的机构,OCAT深圳馆长期致力于国内和国际当代艺术和理论的实践和研究。从开创至今,一直围绕着艺术的创作和思考而展开其策展、研究和收藏工作。

  地址:深圳南山区华侨城恩平街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南区F2栋OCAT深圳馆

  开放时间:10:00 - 17:30(逢周一闭馆)

达到当天最大量